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租屋纪实
租屋纪实


    一个六楼加盖的楼层、不到四坪大的雅房。
 
    夏天阳光直晒有够热;冬天北风吹来真是冷!
 
    如果不是房租便宜,再加上两旁的雅房有两位小姐住在隔壁,我真是想另外 其她的地方住。
 
    九九年的台北夏夜,到了凌晨一点了还是睡不着。
 
    隔壁的赵姐忽然敲响我的门. 赶紧穿好休闲裤边想:什么事情到这么晚还来 找我?
 
    开门就看到赵姐惊慌失措的说:「我房间的玻璃窗被打破了…,能不能帮我 看一下…。」
 
    当然义不容辞的到赵姐的房间,从破掉的窗户往外看,一片漆黑的防火巷根 本没人,而且这里是六楼耶,就算被人从一楼丢石头,怎么可能打的到窗户? 
    我把疑问向赵姐说一遍,赵姐说:「我也不清楚,而且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跟房东讲过,她也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待了快十分钟也没有异样,我说:「只能先把窗帘拉上,等明天早上再去把 玻璃补回来了,如果后面还有异样,就赶紧敲我的门叫我来。」
 
    赵姐直道谢谢的送我到我房间门口,唉!也不过在隔壁而已。
 
    躺在床上才想到,刚刚怎没注意看赵姐的房间呢?
 
    平白错过一次观赏女性闺房的机会,今晚只能在遗憾中睡过了…。
 
    咚咚咚!
 
    一连串的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打醒,看闹钟,也才一点半耶。
 
    正想破口大骂,赵姐的声音传来:「请你来一下好不好…,窗户那里好像有 声音…」
 
    我才想到睡前赵姐发生的事,马上冲到赵姐房间往窗外看到底谁是贼. 不过, 还是看不到什么东西说,真是扰人清梦。
 
    不过这次我不想再放过任何机会了。
 
    我对赵姐说:「这样也不是办法,不然今晚我在这陪你好了。」
 
    但是心中还是七上八下的,万一被她拒绝,那怎么办?
 
    赵姐说:「只是这样麻烦你,我会不好意思…」。
 
    没想到答案竟然是如我所愿。
 
    也许在之前,每当在走廊或阳台相遇时的彼此的寒暄问暖当中建立了好形象 吧…
 
    她躺在床上,虽然穿着睡袍,依然将曼妙的身材,一览无遗的收在眼底。 
    躺在她的旁边,小弟弟早就向着她敬礼. 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旁边躺着一 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没反应?
 
    况且我躺上来时,赵姐也没加以拒绝,应该也算是一种暗示吧?
 
    廿分钟过去,就好像漫长的一世纪. 套句莎士比亚的名言:「Tobeornottobe
 ,that ‘sthequestion. 」
 
    最后,决定抛开所有的顾虑. 转身向着右边,面向背对着我的赵姐。 
    双手搭上了她的腰,传来了轻微的颤抖。早知道赵姐没有睡着。
 
    渐渐的往上摸到双乳,轻轻的揉着。
 
    我猜赵姐大概想装睡,另外,也许是隔着衣服的关系,没有其他反应。 
    左手已经被我身体压在下方了,不方便移动,只能顺势将我的休闲裤拉下。 
    右手开始将扣子一个个打开来,将睡袍顺利往后拉开. 右手紧接着覆上赵姐 的右乳房,伴随赵姐的悸恸,终於开始真正的接触. 虽然阳台上晾着的内衣,显 示赵姐是B罩杯。
 
    在床上的此时此刻,才能真正感受到的B杯的存在。
 
    对於小乳房,当然不能用对付小娟(另一雅房的室友)或小翠(女友)那种 对大乳房时压时揉的手法。
 
    当下採取另一种攻势:对着敏感的乳头或捏或弹。
 
    果然我的战略是对的,赵姐开始发出呻吟声。
 
    赵姐的右手突然搭在我的右手。
 
    彷彿是要阻止我动作,但是推掉我右手的力道好像只是形式性的而已。 
    我轻轻的将他的右手提到我的髋骨,暗示他抚摸我没穿裤子的臀部。
 
    而我也发觉夹在赵姐大腿的老二开始分泌。
 
    这样的姿势,让我想到两条狗在街上进行交配的样子,只是我们是躺着的。 
    赵姐的黄色内裤,被我褪掉后,老二更是毫无隔阂的被赵姐的两条腿夹在阴 户的下方,我并没有顺势让老二进入阴道,因为在对小娟或小翠时,我知道这样 子会让他们有期待被插入的感觉提高。
 
    安置好老二后,双手也对B杯的双乳展开攻势。
 
    就这样,三点的接触,让赵姐的提防开始崩溃了,因为我也受不了了。 
    光只是双手对赵姐乳头的拨弹,就发现赵姐已经在拉床单。
 
    配合用老二在阴户前的前后摩擦,更是让赵姐的呻吟连连. 赵姐,你可知道 我每次在走廊或阳台上看到你,就会幻想你在床上吟叫的样子?
 
    终於让我在这时候让幻想变成真实。
 
    我真的受不了了,调整姿势,把枪口对准赵姐的阴道口,预备进行前进突刺。 
    赵姐发现,立刻把右手托住我的髋骨往后推,把老二推离原本湿润的地方。 
    我很讶异,难道我的真实又要回归幻想了吗?
 
    赵姐坐起身子,把睡袍拉上身体,用伴随呻吟的口吻对我说:「再下去,会 出事的,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我只好也起身回答:「那也算男朋友,一个星期只来找你一到两次而已,更 何况,不要再骗我了,那只是你的情夫,你是他们家庭的第三者,你们之间只有 非正常的关系而已。」
 
    赵姐很讶异的看着我说不出话来,我也知道他想问什么. 我说:「你可能忽 略了,我们两个房间只是木板隔间,你和他在电话中吵架的谈话我大致都能听到, 从谈话内容和平时的表现,就能知道个大概一二。」
 
    赵姐的眼角开始泛着泪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 壶。
 
    我问赵姐:「难道你对我没感觉吗?」
 
    赵姐答:「要是没有…,怎会让你躺在我床上…」
 
    我说:「那就好了,我对你也是同样的感觉,只要不让你情夫知道我们的事 情就好了,可是你也要答应我,这事情也不能让我女友知道。」
 
    赵姐问:「是你常带到你房间的那个小女生吗?」
 
    我答:「他不小了,他大学快要毕业了,只是外表看起来很幼小而已。」 
    赵姐说:「你很坏耶,想要两个都有」
 
    我说:「你不也一样,何况我本来就不是好人。」
 
    赵姐听到我的自我解嘲,才有了一点点笑容。
 
    看到她的笑容,我说:「你笑起来真的很美耶。」
 
    慢慢的,两条舌头交叠在一起缠绵. 双方都是带着偷情的味道。
 
    说起来不怕大家笑,或许是谈话转移注意力太久,也会许是偷情的紧张,老 二始终半软不硬的。
 
    我开始紧张起来,摸着小润穴的右手,动作随着情绪越来越粗鲁。
 
    赵姐似乎有所发现,要我坐在床沿。
 
    而她也下了床,跪在我前面,在我两腿之间开始吸吻老二。
 
    看着小弟弟在她嘴里进出,一股酥麻的感觉沿着脊髓而上。
 
    我感动的差点要哭出来,因为小翠嫌髒而从来不为我口交。
 
    这让我觉得,赵姐应该不只是外贸公司的职员,这么简单的身分而已。 
    她口交熟练的技巧,推测或许在这之前,可能是…或许是…?
 
    但是大脑想不了这么多,马上被即将解放的感觉一涌而上。
 
    察觉情形不妙,迅速把赵姐的嘴推离小弟弟。
 
    弟弟在赵姐樱桃小嘴的套弄中不只迅速胀大,差点在她面前泄了精。
 
    如此一来,当然不能马上提枪上马. 要求赵姐在床上躺下,换我来为赵姐服 务。
 
    或许是「阅人无数」?阴唇明显比小翠及小娟来的黑及大。
 
    俯身在赵姐的两腿之间,舌尖绕转着赵姐的花蕊。
 
    沿着阴户流下来的体液,毫不保留的送到喉咙深处…!
 
    而双手也没空着,穿过赵姐弓起来腿,手指对着乳头进行弹捏攻势。
 
    赵姐的呻吟,没多久在三点的联合攻势下,转变为浪淫声。
 
    是时候了,赵姐从床头柜拿出了雨衣,坐起身来为老二穿上。
 
    当然我不会不长眼,在这时候提出怎么会备有雨衣的傻问题. 提枪直抵洞口, 突破阴唇的包围而直达深处。
 
    我和赵姐在抵达深处的同时叫了出来。
 
    我和她双双紧紧的抱着对方,都在享受这时刻的感受及感动。
 
    在后面的十几分钟的交合运动,过程中的感受我真的无法逐一形容。
 
    除了我往前挺进的动作外,也发现到赵姐扭动腰部迎合我的动作。
 
    到了最后的最后,也搞不清楚是我在搞她,还是她在搞我。
 
    随着她闭起了双眼、淫叫声慢慢减小,确定赵姐到达高潮后,老二才经不住 酥麻的感觉,在赵姐的阴道中解放了热滚滚的精华. (当然,还是射在套子里) 
    这个夜,我头一遭没有回到我的房间睡。
 
    而赵姐,从此正式在我生命里,开启了新的章节…。
 
    ————————————————————————————————— ———
 
    和赵姊共度一夜春宵后的几天,每次走廊上相遇,都会不自觉的脸红,反倒 是赵姊,与我见面还是一如往常,就像那天夜里的事情不曾发生过一般。
 
    一周后的今天,下班后回到租屋处,面对着大楼的门口,翻着提包找钥匙, 从后面追上来了一个穿西装的中年人,直接用钥匙将门打开,他反手把门拉上的 时候同时对望,就认出是赵姊的情夫。
 
    我示意我也是要进去,门由我关上,就这样他超前我四个阶梯的距离,一路 走上六楼的加盖层,也是我租屋的地方。
 
    往走道上,见到赵姊的情夫轻敲她的房门,回房后,隐约听到赵姊开门后的 惊喜声音,想到稍后他们两个又能尽情地交合,老二就不自觉地挺起来,小翠暑 假回去中部老家,远水救不了近火。
 
    打开彩虹频道,听着喇叭传来呻吟声,欲火更是旺盛,只是想到这回和赵姊 作爱的是他的正牌情夫,就没啥打手枪的情绪. ……
 
    晚间七点多,饭后站在阳台等消化,难得夏夜有那么一丝凉风,站在阳台是 另一种享受。这时候赵姊刚送情夫出门,我们又在阳台打招呼。
 
    「吃过饭了吗?」赵姊好像关心我地问着。
 
    「嗯,刚用完餐,在这里吹一下风,房间有点闷。」
 
    赵姊说:「耶!那要不要到我房间坐一下,我房里冷气正强着。」
 
    我想,冷气我房里也有呀……,难道吹你的冷气就不会闷吗?不过想归想, 我还是想到赵姊的房间,看看有没有机会再续前缘……
 
    「可是,你那位先生在,应该不方便吧!」我故意问着。
 
    赵姊说:「他已经回他家去了,刚刚才送他走,已经没有关系. 」
 
    最后一句话,让我觉得意有所指。
 
    「嗯,那就坐一下,不好意思喔。」
 
    进入赵姊的房间,床上有些凌乱,显然刚刚一定有「大战」过一场。赵姊脱 下外套,我还有点惊讶,外套下面只有一件单薄的青色睡衣。与其说睡衣,还不 如说是情趣内衣。上身部分较窄,可以衬托出赵姊的腰身和胸围,两边的乳晕, 在薄纱之下若隐若现的。裙边带毛,一件普通款式的丁字裤呼之欲出。
 
    赵姊打开冰箱问道:「想喝什么?」
 
    赵姊背着我弯下腰在冰箱里面寻视着,又圆又大的臀部在我面前。如果这时 候顺势插进去,那种滋味一定很棒的,想到此处,老二又开始不安分了。
 
    最后赵姊指着海X根,再次问到:「啤酒好吗?天气热的时候喝很过瘾」。 
    我连忙点头说好,视线差点收不回来,赵姊好像知道我在看什么. 在梳妆台 前的椅子上坐下,赵姊就直接坐在床缘边一起喝着啤酒。赵姊两脚交叠,大腿有 一大半都露在裙外。
 
    先喝个三大口啤酒壮壮胆色,我开玩笑的问:「床上没整哩,你们刚才有嘿 咻喔……」。
 
    「唷!吃醋啦!你现在才知道吗?少来了,他来找我,你就该知道有这回事 啦」赵姊反而不掩饰的回答我。
 
    这样豪放的女人,如果我再拐弯抹角,就太不上道了。
 
    我起身走到赵姊旁边坐下,说:「这星期以来,我每天都好想你耶。」 
    不知道是酒的关系,还是我说的太露骨,赵姊脸上一阵潮红. 「不是想我吧? 
    是想和我做吧!」
 
    我答:「随你怎么说,我现在就是想要你。」
 
    手掌贴在赵姊的大腿,沿路摸到三角地带。
 
    摸着陷入沟槽的丁字裤,感觉已经湿漉漉。
 
    「嗯……嗯……喔……啊……」赵姊已经忍不住呻吟。
 
    「怎会这么湿勒?这是之前湿到现在的吧?」我望着赵姊朦胧的眼神问着。 
    赵姊答:「嗯……嗯……是啊……你。不要……吗?」
 
    「当然要啊,可是你还行吗?」,我的手持续隔着丁字裤揉着阴蒂。
 
    「老……实说. . 嗯……嗯……从刚。阿……阿。才那场,我……还没满足 ……
 
    喔……还没. 高。潮」
 
    「啥!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居然没让你满足,那是不是男人啊?」我回答 着。
 
    赵姊说:「你别笑他,他是……嗯……给钱来……啊……享受的,当然很少 ……
 
    喔……在意我……嗯……的感觉. 」
 
    赵姊慢慢站起来,走到梳妆台前,把丁字裤慢慢的褪下来。脱丁字裤的过程, 那种姿态真是诱惑极了。赵姊坐在小椅子上,然后把双脚弓起来,让脚掌与臀部 一同贴在椅子上。这样的姿势让阴户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面前,阴户因为湿润而 闪亮着。赵姊用一种亟带诱惑的眼神,示意接下来换我。
 
    用着连走带爬的跪姿,将脸凑到到阴户前,用力的吸闻着湿润的阴户,飘散 出来的气味。那样的香气,让老二硬到不行,我伸出了舌头,用舌尖舔动着赵姊 的阴蒂。
 
    赵姊发出呻吟:「啊……啊……好……舒服……啊哟……好……好……喔… …
 
    啊」。
 
    感觉阴蒂被我舔的又硬又肿,就把整个嘴唇贴上赵姊的阴唇,来个强力的K ISS。
 
    对着赵姊肥厚的阴唇又吸又舔的,赵姊性奋的用两只手将我的头用力压往阴 户。
 
    「要……啊……啊……这样……喔……我……受……不了……了……啊。嗯」 
    赵姊再度狂叫着。
 
    我卷起了舌头,成为空心条状,尽量往阴道里伸伸缩缩. 「啊……嗯……太 ……
 
    棒……了……这样……嗳呀……嗯……」
 
    惭愧的是,舌头伸伸缩缩太久,舌头也发痠了,只好改变爱抚方式。再次用 舌头舔着阴蒂,右手伸出中指抽插着阴道。随着抽插频率的增快,爱液沿着中指 流了下来。
 
    「棒透……了……我……喔……嗯……感。觉好。唉呦……强……烈。阿… …」
 
    原来流下来的爱液,突然喷了一阵,赵姊的双腿也一阵的痉癵. 「啊……我 ……
 
    喔……我快要……来了……好棒……阿……喔呦……来了……
 
    来……了」
 
    在第三声「来了」的时候,赵姊摊在椅子上,一阵阵的抽蓄后,无法动弹。 
    只听着赵姊娇喘连连,一时之间没法回神似地闭着眼睛,好像还停留在高潮 的那一刻。我也褪下了运动短裤,毫不客气地坐上梳妆台,两腿往外张开,露出 又热又硬的鸡巴。
 
    拉起赵姊的纤纤小手,握住早已肿胀到受不了的老二,鸡巴传来一阵凉快且 舒服的快感。或许是赵姊感受到手上传来阴茎的热度,张开了微闭的双眼坐起身 来,赵姊左手不自主的套弄老二。我坐在梳妆台,赵姊坐在小椅上,这样的高度 使我的下腹刚好对着赵姊的胸部。套弄的速度在短时间内逐渐加快,搞的整条阴 茎怒首昂扬. 这样的快感让我闭起了眼睛,尽情的享受赵姊的服务。
 
    我半呻吟地对赵姊说:「你的……手技……啊……真巧……真是……嗯…… 
    妙!……」。
 
    「这样就满足啦,还有更好的唷」赵姊刚说完,俯身用她的小嘴,将整个龟 头含进去。
 
    不过赵姊没直接用嘴套弄阴茎,只是单纯的含着龟头. 可是龟头传来阵阵的 轻揉包围的感觉,原来是赵姊用舌头左右般地舔动着嘴里的龟头. 「喔……喔… …
 
    天哪!……太舒……服……啊……啊……」我真的呻吟出来了。
 
    后来,赵姊又加进用嘴套弄的动作,终於让我受不了,老二渐渐传来酸麻感, 是喷精的前兆。
 
    「啊……啊……不……好了……停……喔……停下来……啊……快要。嗯… …
 
    高潮……嗯……了……」我呻吟的求饶着。
 
    赵姊依然不理会我的哀求,把套弄的速度提升到最高点. 快感持续扩大,以 致於令我恍神的手足乱蹈,梳妆台上瓶瓶罐罐的化妆品震乱在桌面上。心想,完 了,这回糗大了,这么快就被套弄出来,必须赶紧停下来,否则这么早就缴械真 是太没面子啦。
 
    但是想归想,从所未有的快感让我舍不得将阴茎抽离赵姊的樱桃小嘴。最后, 龟头累积了大量又酸又麻的能量,终於一股脑地将精液急射而出,分成五波汇入 赵姊的嘴中。一阵晕眩,且又让我小喘着,这次的口交,让我十分地尽兴. 赵姊 小心翼翼的将头往后仰,让老二脱离赵姊的小嘴,并由手边抽出五六张的卫生纸, 层层交叠地托在掌心上。
 
    我满怀愧疚(太早缴械了)的看着赵姊,而赵姊也是小嘴微张地望着我,精 液沿着嘴角泊泊地流下来,滴到赵姊手上的卫生纸中。
 
    [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duan567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