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娇女悲鸣
娇女悲鸣

娇女悲鸣

我和老婆是大学认识的,相处不久后,她告诉我她有一个妹妹,比她小两岁,长得很漂亮,是家里的小公主,也很有公主脾气,家里谁都奈何不了她。

  而我正好也有一个弟弟,所以我俩比较有话聊,感情迅速升温,她也成了我后来的老婆。

  一次机会,在我的暗中引导下,老婆给我看了小姨子化妆后的照片:瓜子脸,柳烟眉,双眼皮,大眼睛。

  有一颗小小的泪痣,皮肤很白,发质很好,樱桃色的嘴唇很是诱人。

  在我看来,她并不应该是个性感的御姐那种,而是个娇美的萌妹子,当然少不了大小姐脾气。

  小姨子有一个好听却与其脾气不相符的名字,叫刘雯雅。

  大学的时候,老婆就常常把小姨子的公主脾气讲给我听,还说可以介绍给我弟弟认识,就是怕苦了我弟弟哈哈。

  我小的时候,父母不在身边,家境很是一般。

  但这并不妨碍我向往美好,比如说喜欢班里最漂亮的女孩子。

  然而玫瑰都是带刺的,自从承载着我当时一切希望和爱的情书被班花当中朗读当成笑柄时,我的心里就开始对着骄纵的女人有着异样的情愫,想有朝一日给那些自以为是的婊子上一堂征服课。

  当然如果自己没机会,别人替我上也行!所以当老婆把她在高中上学时候的艺术照给我看的时候,我意识到图中的这个天真的小仙女将对我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话说虽然我看过雯雅的照片,可是我内心深知,女生妆前和妆后差别很大,照片和真人差别更大。

  所以我一直想亲眼见见这个未曾谋面的小仙女。

  但当我第一次有机会见到素颜的刘雯雅时,这个素颜仍然别有味道的女孩竟让我开始有些魂不守舍。

  那天我去老婆家做客,楼下的时候碰到一个貌似刚刚运动回来的年轻女孩。

  这个女孩带着粉色的帽子,上身穿着黄色的露肩背心,上面还有些许汗渍,白皙的皮肤在暴露上衣的遮掩下有种扑面而来的性感,丰满的爆乳快把紧身背心撑破了。

  下身穿着宽松的超短裙,露出修长的大白腿,一只手还在扯自己的裤腰,似乎在提裤子。

  这风骚举动让我忍不住愣愣盯着她的美腿,而此时美女发现了我们,停下脚步。

  她发现了我火热的眼神,轻蔑的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热裤下的大白腿有意无意的并拢,接着,靠在一辆单车上,把穿着白色美鞋的脚,用尖顶着地,晃动她的鞋跟。

  好一个骄傲的小美女,想必她在大学里也经常会见到这种色眯眯的目光吧。

  经老婆介绍,原来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小姨子刘雯雅。

  可能是素颜,加上刚刚运动的原因,我并没有认出其人。

  经我上下打量再打量,和照片中果然是一个人,而这浑身的傲劲儿,果然名不虚传。

  因为老婆在身边,我并没有敢一直盯着美女看。

  虽然如此,我还是旁敲侧击要来了小姨子的微信,加了后又迫不及待的舔了她的朋友圈。

  雯雅的朋友圈有很多性感暴露的自拍,由此我在心中断定,她应该是一个玩得开的女孩,也对自己的身体和姿色十分自信。

  看着一张张照片中的大白腿、高耸的胸脯和光滑的皮肤,我的心中产生了一个自己都觉得猥琐的念头:雯雅这个性感小骚逼早晚会被人狠狠地蹂躏,当她满身臭精,挂着破烂的衣服掩面哭泣时,看看她还傲不傲得起来!想想这种画面我的老二就已经开始顶裤子了。

  上楼没坐多一会,小姨子雯雅就嚷嚷着要出去玩,果然是闷不住的性格。

  听说最近小城很乱,对于这个小公主她们家里一万个不放心。

  而老婆家里有事要忙,大人抽不开身,对小姨子的又闹又撒娇她们无可奈何,所以就问我愿不愿意带雯雅出去。

  我当然是满心的乐意,可是雯雅,却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嚷嚷着非要自己出去。

  于是她家里说,要么让姐夫跟着,要么就不许出去。

  几经周折,最终这个小公主双手掐腰,回头嫌弃的剐了我几眼,嘟囔着说好吧。

  看着超短裙下丰满的翘臀,和晃眼睛的大白腿。

  我心里乐开了花:刚刚还像个趾高气昂的孔雀,现在名正言顺落我手里了吧。

  不知道她心里会怎么想,我却为能够和这大美女继续接触而暗自激动。

  走出门口,我问她要去哪,她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也不做声,目光在她凹凸有致的性感身体「上下其手」。

  气氛沉闷了一会儿,可能也是她被我的目光打量烦了,一向高傲小姨子出乎意料的低声说:你开车带我去宝源吧!说到宝源,我顿时有些意外。

  因为这宝源,是一个宾馆的名字。

  这家宝源宾馆,因为上面有人罩着,所以相对「安全」,社会上各路人士都有,以混乱、各种服务业、和频繁仙人跳着称。

  想到这里,我偷瞄了一眼刘雯雅,她去那里干什么?感觉到我在看她,刘雯雅并没有迎上我的目光,而是局促的理了理头发。

  我也顺势狠狠的用目光享受了她的挺拔的酥胸和裸露的大白胳膊,想要把这画面留在脑海中。

  「那不用你带我了!」

  小姨子看我一脸狐疑的神情也是有点不耐烦,又不愿意和我解释原因,公主脾气上来了,扭头回屋就要换衣服自己走。

  我从背后看着小姨子,小姨子文静穿的如此暴露,黄色的背心包裹着光洁的玉体,超短裙包不住的翘臀露出了臀沟。

  更不用一双白嫩的美腿,脚上蹬着一双性感的白色鞋子。

  这图景看的我鸡巴不停的跳,硬的不行,真想冲上去按倒直接暴力*奸这个骄傲又有点骚气的少女,杀一杀她的臭脾气。

  这时我想到,这个在大城市上学的女大学生想去那种宾馆,莫非是想和我……想到这儿,我赶忙拉住了小姨子,并满口答应了下来。

  她瞪了我一眼,也没多说,便去内室换衣服和化妆。

  看来我今天有福了,希望雯雅能够穿个丝袜出来,说不定我还能和这个美人的一双丝袜美腿一起「共浴」

  呢!女人出门之前的准备工作真是让人汗颜,特别是现在的我,等得那叫一个抓心挠肝。

  不过结果证明,这种等待是值得的。

  大概一个小时后,美美的刘雯雅在我目光的洗礼中上了车,车里顿时弥漫着洗发水的清香,这也让我不禁欲火上升:待会儿老子一定要揪着她刚洗的头发给我口交!雯雅不可能知道我的想法,她拿出手机打开相机,开始对着屏幕给自己戴耳钉。

  奇怪的是,一路上小姨子一直保持沉默,我则不停的用余光视奸她光滑的大腿,我发现她果然穿上了薄薄的肉色丝袜,还泛着光泽,骚得我顿时鸡儿贼硬。

  为了开个好头,我暧昧的一问:秋天你穿这么少,不怕着凉吗?出乎意料,雯雅并没有理睬我,继续玩手机,好像在和什么人聊天。

  于是我又问了一句:光着腿冷不冷,要不要我找个衣服给你盖上?一般我问一个穿丝袜的姑娘光腿冷不冷,不是真想找衣服盖上她们的丝袜美腿,而是因为她们一般都会笑我直男并告诉我她们是穿了肉色丝袜的,很保暖,从而引出更多暧昧的话题比如说「别骗我?明明是光腿嘛」

  「不信你摸摸,感觉不一样的。」

  但我的小姨子这一次,又没有接话,而是继续玩她的手机。

  我自觉没趣,心想去开房还装什么装,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你这样一个娇纵的小婊子。

  一路无话开到了宾馆附近的停车场,我熄了火后发现雯雅居然侧着睡着了。

  伴随着均匀的呼吸声,少女的胸脯微微起伏,丝袜包裹下的美腿修长匀称,向我这一侧并拢歪着。

  大腿白白嫩嫩的,让人很想舔一舔,咬一口。

  我心中一喜,手不自觉的伸向垂涎已久裸露的丝腿。

  一开始只是轻轻用手指蹭一蹭,发现雯雅没有反应后,我变得大胆了起来,开始不住的抚摸。

  丝袜光滑的触感让我那叫一个爱不释手。

  随着我重重的抚摸,雯雅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由于我的手皮肤粗糙,丝袜发出了嘶嘶的声音。

  我一不小心,超薄的丝袜被我的手弄开了一个小洞。

  我一惊,正在想怎么办时,雯雅的娇躯一颤,似做了噩梦转而醒来。

  刚刚醒来,还有点懵的小姨子「嗯?」

  了一声,我立刻把手收到了档上,先说道「你醒啦,我刚刚挂档停车,还想叫你呢」。

  小姨子萌萌的低头看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抬头对我怒目而视,应该是发现了丝袜上的洞。

  她刚想开口,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看了看车上的表,于是慌忙的开门出去,跑了几步又回头对还在原地我说:你不用等我了,回去吧。

  我这才明白,怪不得对我爱答不理,原来不是和我出来私会,转而我又好奇什么事让她这么着急,于是只能不甘心的悻悻目送这个长腿美女走出停车场。

  我下车抽了支烟,一边想着小姨子青春的躯体和这些疑团,一边怀念着刚刚手上丝滑的触感。

  突然,我听到车内叮的一声。

  仔细一看,原来是小姨子忘记把手机带走了。

  我正在想要不要给她送去,结果又一条微信发了过来,定睛一看,发的是图片,发送者叫李强。

  李强这个人我是知道的,是镇上知名的小混混,听说因为把镇长的女儿肚子搞大了,被找了个名头送进去蹲了几年。

  李强出来之后,凭借着狱中结交的朋友,愈发的无法无天。

  我那傲气的大学生小姨子雯雅又与他能有什么联系呢?好奇心驱使我打开了她的微信。

  映入眼帘的是几张正在加载的图片和一条文字信息:再给你10分钟,不到的话,下面这些照片可就要满世界飞了!

  雯雅走出停车场时,正好有一阵秋风迎面吹来。

  她表面澹定的捋了捋吹乱的青丝,但心中却是无比的纠结:「我这是在做什么啊?」

  刹那间她有点想回头,原路返回,返回那辆充满烟味的车里。

  虽然那里也有一个色眯眯的猥琐男,总是盯着自己大腿和胸部看,甚至可能还对自己伸过咸猪手。

  可是那个猥琐男可以将自己带回温暖的家,而自己要去的地方,则是一片未知?可她转念一想,那几个流氓声称有几张照片就想吓唬住本小姐,而且还没发给我真凭实据。

  本小姐不就是一不小心喝的有点多嘛,为了怕自己的醉态传出去坏了我的形象,才姑且去会上一会。

  如果他们不乖乖还给我照片,看我不给他们颜色瞧瞧。

  想毕,刘雯雅怒气冲冲的噔噔噔,踏上宝源宾馆的台阶。

  可怜的小仙女并不知道,在楼上等着她的,并不是什么欺软怕硬的流氓,而是一些穷凶极恶的大汉。

  李强和刘雯雅约定的地点是一个套间,自信能够取胜的刘雯雅进了宾馆的门后,就对前台服务员喊道:喂,那个324号套间怎么走啊。

  服务员白了一眼眼前傲慢无礼的美女,没好气的说到:左转楼梯上三楼。

  听见噔噔鞋声消失在楼梯上,服务员低声的骂了一句:「臭婊子,装什么装,再漂亮不也是个做鸡的,还玩3P,啧啧」

  没想到雯雅刚走到2楼楼口,已经有一个大汉在楼梯口等候了:「刘雯雅小姐是吧,您来的有些迟,我们一直在这儿等你呢。」那个大汉粗声说道。

  雯雅本来已经走上楼梯了,听到这句话火气来了,停下来回头说道:「本小姐能来就是给你们面子,咋那么多事儿,是不是男人啊你」说罢,雯雅一扭一摆的继续往3楼走去。

  那个大汉一开始也被雯雅给惊了,而后他盯着上楼的女孩那一扭一扭的屁股和裸露的肩膀垂涎欲滴道:小娘们脾气不小啊,爷喜欢。

  一进屋,一阵刺鼻的烟味袭来,雯雅猝不及防咳了几声,骂道:「有没有素质啊,在封闭场所吸烟!」

  屋里的人听到有女人的声音,纷纷慌乱的提裤子起身,匆忙中还不忘合上笔记本电脑的盖子。

  雯雅没注意到那么多细节,一边抱怨说这屋子里闷死了,一边脱掉黑色外套,走到一个咖啡桌处直接坐在了桌子上。

  单纯的小美女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对于男性而言是无法抗拒的诱惑,她也不知道,自己将为自己的清凉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她的外套下是一件白色的吊带衫,正好露出自己美丽的锁骨和雪白的大臂。

  下身是一条超短热裤,露出丝袜包裹的白嫩的大腿。

  雯雅将一只腿伸直,一只腿向内弯曲,脚尖点地,摆出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她一脸不耐烦,对屋子里的人正眼都不瞅一下,只想赶紧看看所谓的照片,吓唬这些流氓一下,然后离开这个脏兮兮的地方。

  这时,迎接她的大汉王山也走进了屋子,并反手锁上了门。

  李强见眼前的小美女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心里反而有点犯虚,于是试探性的问道:发给你微信上的照片,美女可是看到了?雯雅被问了一愣,开始翻自己的包包,一时半伙并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于是她准备先拿出自己对付屌丝常用的女神气场「没看到,不过劝你们乖乖把照片删了,想让我为几张酒后丑态买单的梦你们就别做了!」

  李强这下子心里清楚了,感情眼前这位趾高气扬的大小姐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样的照片落到了自己手里呐。

  于是李强将自己先前合上的笔记本电脑退了过去,淫笑着道:「刘大小姐这,怎么能说是丑态呢?」

  雯雅狐疑的瞅了瞅李强,打开了笔记本……雯雅的姐夫朱拓,一直以来都是以老实人自居,为人较为殷勤,对待女生更是如此。

  所以很少有人了解到他心中那片阴暗。

  他人比较胖,一直都以「体重0。1吨」

  自嘲,打小喜欢的女生都没太给他好脸色看过。

  而他后来琢磨出了一个与女生的相处之道:殷勤。

  这是他能够接近到女生甚至一些美女的唯一途径,他发现,当女生们需要他服务什么的时候,并不需要他长得多么帅。

  虽然后来他找到了一个很漂亮的老婆,但是他心里一直有着一些狂野的想法,想要让那些以貌取人或者自持美貌的婊子们,尝尝她们那种人从未尝过的苦头。

  现在,他正在地下车库,靠着车吸烟,形容猥琐。

  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他眯着眼睛想。

  当然,只要他步步走对,而多年的隐藏让他善攻心计。

  于是他靠在车上,掐灭了手中的烟,用还握在手中的手机,给那个人的微信发起了一个语音聊天:「你不用管我是谁,也别问我为什么拿到了刘雯雅的手机。我在附近,对,就在宝源宾馆的附近。你别问我想干什么,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如果不按照我说的做,我就报警。我没有吓唬你,这个聊天记录可就是证据,现在你按我说的做,是你最好的选择,我们,是能够双赢的」。

  看着看完照片几乎晕倒在椅子上的刘雯雅,李强心想自己已经完全拿住这位美女的把柄了。

  这些照片其实并不是李强拍的,那天李强和几个朋友去迪吧玩,于是碰见了这个小美女和她的几个姐妹。

  美女们玩的比较嗨,李强他们兴致很高,拉着美女多喝了几杯。

  凌晨的时候,他的一个朋友朱亚自告奋勇要送几位迷迷煳煳的女生回去,李强就随剩下的流氓弟兄回去了。

  不料第二天,朱亚却发来了几张令人浴血喷张的照片。

  李强以为他和其中一个美女搞在一起了,就问爽不爽,朱亚却说不爽,自己本来想趁喝醉把事情办了,不料扒下美女的内裤才发现是个雏,不敢把事情闹大就拍了几个照片给兄弟们撸。

  李强觉得其中有利可图,就想勒索一笔然后花个几天,于是约了雯雅在这里见面。

  「不知刘小姐为这组照片,肯出一个什么样的价码。」李强笑眯眯的问道。

  而雯雅,看了照片才明白,自己上次去迪吧喝醉后,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

  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那些自己平时根本就不会正眼看待的臭屌丝,还有那些自己高贵躯体上抚摸把玩的脏手,都让雯雅顿时觉得世界的崩塌。

  虽然他们并没有玷污自己的贞洁,但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被灌醉后遭到如此猥亵。

  雯雅一直自持美貌,准备毕业嫁到一户自己看得上的富贵人家。

  看来自己这次算是来对了,如果让这些照片流出去,自己的未来就毁了!想到这里,雯雅拿出气场,端着架子平静的对两个大汉说:「我要你们立刻把照片删了,我姐夫就在楼下,他可是很厉害的!」

  雯雅不知道姐夫朱拓是否还能在楼下等她,也不知道没有手机的情况下如何联系上自己的姐夫,但是她女神的尊严让她不可能低头,打心眼里瞧不起两个猥琐的小混混。

  而李强听说楼下还有个男人等着雯雅时,顿时吓得不轻,的确,自己只是想吓唬一下年轻的小姑娘,勒索一些钱来花花,并不想惹是生非。

  他虽然没什么文化,也知道自己所作所为应该不怎么合法,而另一个大汉王山也是一样的不知所措。

  就在李强马上要放弃的时候,突然一阵微信电话的铃声,打断了他。

  李强看了一眼手机,用一脸懵逼的目光抬头又看了看雯雅,犹豫片刻,转身走出了宾馆去接电话。

  雯雅眼看自己的计策就要成功,不禁露出了笑容。

  她对站在门口的王山说:「其实呢,我也并没有想为难你们,只要你们把照片删了,我就完全可以当做没事情发生的。」

  说罢,雯雅澹定的拿出自己的水杯,抿了一口。

  王山看着眼前笑靥如花的小美女,以及热裤下如玉发光的丝袜大腿,感到下身一阵膨胀。

  他和李强不同,他就是想要暴操这个脾气火爆但是身材火辣的骚逼。

  想着到手的鸭子就快飞走,自己真是恨不得直接上去撕烂雯雅的衣服,喝着丝袜直捅她的下体。

  就在此时,李强进来了,雯雅得意洋洋的撇了一眼李强,说道:「大男人别磨磨唧唧,赶紧删了照片,本小姐还有其他事情呢。」没想到李强上去就一巴掌将雯雅手中的水杯打翻在地:「骚娘们,你休想唬老子!」

  雯雅被他突然的转变惊呆了,气上心来,她刷得站起来愤怒的说到:「你干嘛呀你!我要让我姐夫上来接我,把你们这些人通通抓到警察局去!」没想到李强并不买账,上去一把抓住雯雅还散发着清香的长发吼道:「那你叫他啊,快叫啊。」

  雯雅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从小到大何时受过如此暴力对待,一边用粉拳捶打着李强,一边尖叫道:「混蛋,放手!你把你的手机给我,要你好看!」李强丝毫不懂怜香惜玉,反手一巴掌将还在发脾气雯雅扇翻,抓住美女的长发把她提起来又往地上一扔:「还要叫姐夫,骄傲的臭婊子,现在你只有叫床的份!」

  雯雅从来都是大家的掌上明珠,家中的小公主,根本没见过如此暴力对待女性的恶棍。

  她娇喘着,趴在地上一时没有缓过来。

  美艳的脸蛋上印着一个掌印,吊带衣已经被拉倒身下,少女胸脯不断起伏,热裤下的丝袜美腿相互交缠,修长匀称。

  一旁的王山看到地上楚楚可怜的美女,终于忍不住扑了上去,一把将美肉搂入怀中:「艹,今天干了你,怎么都值了。」

  骄傲的雯雅终于认识到了在这些色狼面前,美丽的自己只是个诱人的羔羊,哪里有傲慢的份儿,只会被暴力的征服并且吃个干净。

  她奋力反抗,想要逃走。

  可惜已经为时已晚,王山已经拉住了想要爬走的雯雅,抓住她的双脚粗暴的将她翻了过来。

  雯雅被这一翻磕得是眼冒金星,结果还没清醒过来,「刺啦」一声,自己高档的吊带上衣已经被一把撕开了,纯洁的乳罩勇敢的保护着少女最后的骄傲。

  王山嘿嘿一笑:「白白嫩嫩的大学生果然比妓女要好吃」,他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把美女昂贵的小内衣撸了上去,一双雪乳一下子跳出,白花花的乳房被王山的黑手中一下子捏住。

  「放开我!滚!滚开!」

  雯雅此刻已经顾不上脸的疼痛,尖叫着奋力的踢打着王山。

  可惜娇小美女的反抗在王山黑手中就如同被黑熊捉住的羊羔一样绵软无力。

  眼前是扑面而来的美肉和少女的体香,王山忍不住上去一口咬住了雯雅的乳头,敏感的雯雅疼的「伊呀……」

  一声哭喊了出来,一双小手绝望的伸向天空。

  刚刚还骄傲的不可一世的雯雅,身体还在不停挣扎,妄图反抗,她不知道今天她是羊入虎口,在劫难逃。

  「救命!救救~姐夫~救我」

  雯雅一边忍受着胸口粗鲁的吃痛,一边语无伦次的哭喊着。

  天真的雯雅还在心里祈求着自己的姐夫不放心,能来救出她。

  然而她不知道,李强的转变和自己迈入的地狱,正是姐夫朱拓一手布置的。

  王山正美美的吃着少女的奶子,突然唔的一声,捂住了自己的下半身。

  一旁的李强以为王山射了,刚要笑话。

  却看王山骑在雯雅身上满脸痛苦,而雯雅捂着自己的双峰气喘吁吁的看着他,一秒钟后,王山抬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雯雅娇嫩的小脸上。

  这巴掌王山真是用了很大的力气,雯雅竟然「呜」得一声昏了过去。

  王山撸动着自己的鸡巴,把浓精射在了雯雅那精致美艳的脸蛋上,一边骂:

  「臭婊子,落我手里了,骚腿还这么不老实。」李强这才明白,绝望的雯雅可能挣扎中踢到了王山,而作为惩罚,她遭到了毒打甚至昏迷,又被射了一脸。

  只见,雯雅的头低垂着,精致妆容的脸上的泪痕很是清晰,浓精黏在了脸上。

  她娇小性感的上身还挂着被撕扯不堪的白衣服,乳罩被推到上面,裸露的双乳上还挂着亮晶晶的口水,布满了牙印,可以想象美女胸部经历的疼痛。

  下身热裤的拉链被拉开,斜挂在一边,漏出丝袜的袜腰和袜档加粗的部分。

  突然,他们惊奇的发现,雯雅丝袜的裆部竟然变成了深色。

  定睛一看,王山那重重的一巴掌,竟然把这位高傲的天使打得亵身了。

  这幅情形让两个大汉愣住了,「如此骄傲的美女竟然好这一口」,怕是雯雅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对暴力如此敏感。

  最后还是李强采取了行动,他扯掉了被蜜液浸湿的热裤,小美女下身只剩了尽忠职守的蕾丝内裤和肉色丝袜。

  他双手搂着丝袜大腿的腿窝抱起了诱人的娇躯,扔上了宾馆的床。

  王山看了看双眼紧闭、脸上挂着痛苦表情的雯雅和她那受伤的乳房,害怕自己把这曾经完美无瑕的艺术品搞得像妓女那样饱经沧桑,于是决定不再用硬的。

  他将雯雅那雯雅乳罩拉下来戴好。

  就在李强以为他要放过这双美乳时,王山竟然把脸埋入了被打昏迷美女的乳沟中,他疯狂的吮吸着蕾丝胸衣和玉乳,好似这是天下最大的美味。

  可怜的小仙女雯雅,来的时候乳房还是洁白无瑕的,怕是今后她要习惯伤痕累累的过下去了,李强心想。

  李强也没有闲着,他决定使用雯雅空出来的下身。

  他望着眼前下身穿着丝袜的小美人,笑嘻嘻的掏出鸡巴,一边为小美女脱鞋,一边撸动着。

  李强有点恋足,尤其喜欢穿着丝袜的脚丫。

  雯雅大概怎么样想不到,自己为了腿部塑性和保暖穿的肉色丝袜,在男人眼中成为了非*奸自己的嫩足、射在上面不可的理由。

  脱掉雯雅的白鞋,澹澹的汗味和皮革的混杂味道顿时飘入了李强的鼻子。

  其实雯雅穿的丝袜都是透气性不错的,只是刚刚拼命的挣扎,出了汗。

  而又因为自己的亵身,不知是空气中飘散还是此时少女分泌的汗液本身就带了淫靡的味道,因而此时少女的足香在李强眼中是人间至宝。

  他赶紧握住了雯雅的脚腕,先贴在自己的口鼻上狠狠的嗅了一把。

  「这骚货脚丫真香啊,王山你居然放着如此美味不为所动!」,王山哼哧哼哧的一直耕耘在美人胸部,那有空管其他部位。

  于是李强也受了他的感染,开始口鼻并有,一边深吸少女足香,一边哧熘的开舔。

  不久后,雯雅的足部的丝袜就被李强又吃又舔的深一块浅一块。

  如果此时爱干净的小美女没有被打昏,也会被两人这种在自己玉体上肮脏的猥琐行为气昏!不久,李强憋不住了,他放出自己忍耐已久的巨龙,开始用鸡巴在丝袜包裹的足底来回摩擦。

  雯雅在昏迷中进入了一个梦境,在那里她还没有来到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也没有遇到猥琐的打量自己的姐夫。

  她还是一个美美的小公主,为了自己嫁入豪门的梦想,天天健身跑步,身材也愈发苗条。

  她很珍爱自己的玉体,除了精致的脸蛋,这是她引以为傲的资本。

  迷迷煳煳的她想,自己将来的男人一定要非常有钱,而且要很有高大威武,这样子才能征服自己。

  在梦境中她跑完步,就去浴室洗澡,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己的脸蛋生疼,而乳头和小脚丫都痒痒的。

  于是她就不停的洗,不停的洗,可是越洗越感觉黏黏的,内心深处也渐渐好似有一股火一样的燥热。

  不久,她发现自己的下体也变得黏黏的。

  雯雅急的都快哭了,可是却洗不干净,哭不出来!她不禁呻吟到:「来人啊,谁来帮帮我……」

  突然,她感觉乳头传来剧痛,脚也奇痒难忍,听到有人似乎在说:「放心,没人会来救你的!」

  她勐地睁眼,发现自己没有在自己家的浴室里,而是被人抱坐在宾馆的床上。

  自己的衣服裤子早已被丢在床下,而更让她崩溃的是,自己傲人胸部和下身甚至丝袜包裹的脚丫,分别有一个猥琐的男人在不停的又舔又咬。

  雯雅如五雷轰顶,失声尖叫出:「啊!*奸啊!」伴着雯雅痛苦的尖叫声,王山顿时热血上头,而李强也是一下子就喷薄而出。

  精液射满了从没被别人玩弄过的天使丝足。

  【完】